酒泉紀檢監察網|中共酒泉市紀律檢查委員會|酒泉市監察委員會
酒泉紀檢監察網> 廉政教育> 以案警鑒> 瀏覽文章

【以案警鑒】董事長手中的幕后交易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1-07 10:11  閱讀:0 分享

  “我曾經真的想把合作社打造成富陽第一,但卻把初心丟在了半路上……”站在被告席上,杭州市富陽區富春街道金橋股份經濟合作社原董事長金雪傳懺悔道。

  2020年9月30日,當地法院對其進行了公開宣判,其在金橋股份經濟合作社任職期間累計受賄3050萬元,向他人行賄金額267余萬元。觸目驚心的數字,揭開了這位曾經筑夢“富陽首富村社”的帶頭人那些沾滿權錢交易的“生意經”。

  在社里老人心目中,金雪傳從小不愛讀書,腦子卻很“靈光”。早在13歲時,他就輟學經商,18歲的時候已經做起一檔煙酒生意,不久后更成立了一家煙酒公司。生意的順風順水,人情往來的熟稔,使他漸漸在社里形成了威望。2009年,31歲的金雪傳頭頂“成功企業家”的光環,被推選為金橋股份經濟合作社董事,分管市場部,主管業務往來、招商引資。

  金橋股份經濟合作社在金雪傳的運作下,很快迎來商業開發的熱潮。2011年,某公司找到合作社,提出在烏鴨塘自留地上開發商業項目。雙方一拍即合,在社員期待中簽訂了合同。但幾乎沒有人知道,早在合同簽訂前幕后交易就已展開。

  當時,該公司股東余某找到金雪傳,轉賬給他100萬元,希望他在項目推進、工作協調等方面提供幫助,并在利益分成上給予照顧。事后,金雪傳果然在項目推進、征地拆遷上積極為該公司“代言”,在合同談判上給予照顧。該公司也“投桃報李”,于2012年1月再次通過銀行轉賬送予金雪傳300萬元。雖然合同簽訂后的五年里,該公司因種種原因一直未建成項目。但就金雪傳而言,已然嘗到了甜頭。

  2016年,某房產公司負責人章某找到金雪傳,希望他能出面解除合作社與原開發公司的開發合作協議,從而拿到烏鴨塘自留地的開發權。金雪傳建議章某通過收購原開發公司的方法拿到開發權。于是,章某先后三次轉賬給金雪傳合計3500萬元,讓其幫助收購原開發公司股東股權。而金雪傳僅花費了1300萬元用于股權收購,剩余的2200萬元全部塞進自己腰包。

  “以前潛規則思想泛濫,認為在合作社土地上搞工程,就必須跟我搞好關系。既然項目推進離不開我,我拿點好處理所應當。現在才知道,所謂的離不開,無非就是自己濫用職務的權力,追求名利雙收。”面對辦案人員的詢問,金雪傳回憶著這些年在用權行事中目無規矩、不遵紀守法件件往事時,羞愧地低下頭。

  為何合作社社員如此信服金雪傳,他一出面糾紛就能平息呢?原來,金雪傳自有一套拉攏人心的“恩惠賬”。

  在富陽各村社,金橋股份經濟合作社的福利待遇最高,社員每年都有一筆可觀的分紅,社員子女上學、看病醫療都有數萬的補貼。金雪傳自己還每年兩次請社里所有50周歲以上老人吃飯,出資10萬辦年會,不時修筑亭子、公園等公共設施。

  金雪傳對外宣稱這些費用全是自己掏腰包,實則源于轄區范圍內工程項目開發商、總包單位以及勞務單位的行賄。而他刻意開支這些福利費用也自有算盤:一是提高社員支持度,形成個人威望;二是轉移群眾視線;三是在政治上博取榮譽和地位。

  正是一筆筆“恩惠賬”的收攏,讓金雪傳長期在工程上牟取利益卻無人反對,甚至還在2014年被社員推選為金橋股份經濟合作社董事長,社員的默許使得金雪傳行事作風更加的猖狂。

  “我決定的事情也會召開班子會議、股民代表大會,但只不過是走形式,一般他們不會反對,大部分人連建議都不會有。”對于合作社事務的決策程序,金雪傳如是說道。合作社其他班子成員也向辦案人員表示:“金雪傳做事比較霸道,但是他有能力,社里鎮得住、外面吃得開,大家都要仰仗他,所以他決定的事情我們不敢也不會去反對。”

  習慣了霸道行事的金雪傳已經不滿足于合作社內的權力,開始挖空心思結識司法領域的工作人員,企圖在司法領域也可以享受“特殊待遇”。據調查,2013年金雪傳為該區秋豐村原黨支部書記徐某某涉嫌串通投標罪一案,多次找到杭州市拘留所民警陳明(另案處理)打探案情,先后送給陳明現金100萬元和近35萬元的轎車1輛,意圖讓徐某某免受刑事處罰。2016年至2017年,他又故伎重施,先后為多名涉嫌危險駕駛罪、行賄罪、詐騙罪的人員請托說情,送予陳明現金、車輛等財物,價值人民幣一百多萬元。

  最終,富陽區人民法院公開宣判,金雪傳犯行賄罪、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兩罪并罰,判處其有期徒刑十二年,沒收其財產人民幣120萬元,罰金人民幣60萬元,并追繳其違法所得。(杭州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李文峰)


責編:廉政酒泉
二維碼
1388
3d试机号对应金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