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泉紀檢監察網|中共酒泉市紀律檢查委員會|酒泉市監察委員會
酒泉紀檢監察網> 廉政新聞> 要聞動態> 瀏覽文章

一周“紀”錄|靠煤吃煤、靠鋼吃鋼、靠校吃校、靠行吃行……揭開“靠吃”的多種“吃相”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01-12 10:45  閱讀:0 分享

(美術設計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王嬋)

  2021年上班第一天,青海省原副省長文國棟就被宣布“雙開”。在他的違紀違法問題里,有一個詞引人關注:“靠煤吃煤”。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俗語,本來是形容人所在的地方有什么條件,就依靠什么條件生活。

  而在這些年,這個俗語頻頻進入反腐語境,用來形容一類腐敗現象。而且還能不斷細分概念,引申出各種各樣的“靠X吃X”。

  比如,一提到國企腐敗,“靠企吃企”就是個繞不開的話題。近年來查處的國有企業領導干部,很多都在國有資產資源資金上大做文章,比如浙江省國興進出口有限公司原黨總支書記、董事長陳云貴利用“公款投資、自己獲利”的方式獲取私營業主回報近1500萬。嚴查“靠企吃企”,一直都列在國企反腐的重點任務清單里。

  其實除了“靠企吃企”,在很多行業領域,都有“靠啥吃啥”的現象,就拿近期紀檢監察機關查處的典型案例來說——

  能源領域,有“靠煤吃煤”、“靠礦吃礦”、“靠油吃油”。2020年,“倒查二十年”成為反腐熱詞,隨著內蒙古、云南等地把煤礦領域的腐敗蓋子揭開,個別領導干部“靠煤吃煤”、“靠礦吃礦”的難看吃相暴露在公眾視野里。而去年11月,“靠油吃油”的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副總經理袁海科被雙開,此人將國有企業當做自己的“獨立王國”和“搖錢樹”,大搞權錢交易,攫取巨額非法利益。

  金融領域,則有“靠行吃行”。去年11月20日,交通銀行河北省分行原黨委委員、副行長馬驍被宣布“雙開”,他的一項問題就是“靠銀行吃銀行,違規經商辦企業并通過與本單位開展業務謀取利益,違規向本單位出租房產謀利”。而在去年查處的銀行系統高管里,這種借著銀行資源中飽私囊的人并不少見。

  醫療領域,發現了“靠藥吃藥”。這個“吃藥”,吃的是藥品采購里的回扣。去年,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挖出了不少醫藥系統腐敗利益鏈,曝出了一些醫療機構從業人員從醫藥產品企業或經銷人員身上收取回扣,形成了一條依托醫藥采購的生財之路。

  教育領域,有“靠校吃校”。去年查處的一些高校領導干部,在校園工程承攬、教材銷售、學生招錄等方面謀取私利。比如本周五被宣布“雙開”的上海工程技術大學原校長夏建國,被指“視學校工程和辦學資源為聚寶盆,大肆斂財”。

  在人防、交通等工程項目密集的系統,有不少人靠工程吃工程,搞權力尋租。本周五被宣布開除黨籍的西藏自治區原工商行政管理局黨委書記、副局長趙世軍,被指“任性干預道路工程項目建設”;前不久被“雙開”的西安市人民防空辦公室原黨組書記、主任唐寧,“把人防工程審批權力作為謀取個人私利的籌碼,在人防工程建設等方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利”。

  另外,還有老問題“靠鋼吃鋼”。去年,攀鋼集團攀枝花鋼釩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趙永平,海綿鈦分公司原經理秦興華等6人利用職務之便“靠鋼吃鋼”,被嚴肅查處。

  你可能還聽說過“靠酒吃酒”——袁仁國等茅臺集團原高管化身“酒蠹”,長期把持茅臺酒銷售大權,一邊靠“批酒”大肆謀取私利,一邊把茅臺經營權作為搞政治攀附、撈政治資本的工具。

  ……

  那么“靠啥吃啥”,究竟是啥?

  這類現象的本質,是利用公家資源謀取私利。公職人員以手握的特殊權力,違規插手某種資源配置,把公家養分輸入自己血管,是一種典型的公私不分、以公謀私、損公肥私。

  背靠大樹好乘涼。只要背靠某種資源,就有“靠吃”的可能性,而所在的行業領域越是資金密集、業態多元、權力集中,資源壟斷性越強,蠹蟲們能“吃”到的利益就越大。

  就拿“靠煤吃煤”來說。過去一個時期,煤炭作為緊缺物資,一些人利用手中權力,倒賣煤炭謀取個人利益,違規違法配置煤炭資源,攫取巨額利益。

  具體怎么個“靠”法和“吃”法?觀察近期查處的案例,有一些典型表現:

  領導干部違規經商辦企業。他們經商,可不是普通的白手起家,而是依托職權給自己“拉生意”。有的在關聯企業投資入股,有的與自家親屬所辦企業發生業務往來,有的借他人名義開公司,再和自己管轄的單位“簽訂單”。前不久,浙江省義烏市道路運輸管理局黨總支副書記、副局長朱紅斌受到留黨察看一年及政務撤職處分,他曾以12%的年利率向管理服務對象出借158萬元,并以女兒名義持有該市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的股份。

  近親繁殖。讓配偶吃幾年空餉,或者隨手給兒女安排個崗位,一人當領導,全家靠公家吃個飽。今年1月4日,中陜核工業集團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張斌成被宣布“雙開”,他利用職權或職務上的影響,在職工錄用、職務晉升、崗位調整等方面為親屬及他人謀取利益。

  內外勾結。前不久,紀檢監察機關在東風公司查了一起“靠車吃車”的案件——東風本田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財務、采購崗位兩位職員,利用職務之便,同多家供應商“里應外合”,套取企業大量資金后進行私分,形成一條腐敗利益鏈。在“靠企吃企”腐敗案中,這種內外勾結不鮮見。

  還有一種很常見的“吃”法——私人消費,公款報銷。個別領導干部,自己和家人的啥消費都敢走公家賬。比如原西藏國盛國有資產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宇,私車公養不在話下,連個人房租、更換窗簾等支出也用公款開支。

  “吃相”多種多樣,總之就是將公款、公家資源、公共權力,變著法兒塞進自家腰包,公家私家都當成自己家,國有私有都變成自己有,公家地盤變私人領地。公職人員的個人利益,與其公職身份所代表或者維護的公共利益之間,發生了矛盾沖突。

  而在這種利益沖突間,我們要堅決維護的,必須是國家人民的公共利益。

  “靠啥吃啥”暴露的是權力過度集中、監督缺位、公職人員廉潔用權的意識不強等問題。在當前重點領域、關鍵行業的反腐斗爭中,嚴查嚴辦腐敗案件、探索一把手監督、加強警示教育等措施多管齊下,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去年,五礦集團紀檢監察組開展“靠企吃企”問題專項整治,對17家直管企業的3萬多名關鍵崗位人員親屬配偶子女及特定關系人經商辦企情況摸底排查,對14個問題線索進行處置。

  在近日召開的東風日產供應商年會上,東風日產紀委書記對參會的600余家供應商1200余人提出廉潔共建要求。違反廉潔要求的供應商,會有進“黑名單”的危險。

  延長石油的管理層接連落馬后,延長石油召開了一場警示教育大會,用觸目驚心的案例警示集團干部:“靠油吃油”,嚴懲不貸。

  對于黨員干部、公職人員來說,要擰緊理想信念的總開關,敬畏公權、珍惜公共資源。要知道,你身后“背靠”的公家之“山”,每一寸都是用來為老百姓謀利益的,若吃進自己嘴里、貪進自己口袋,黨和人民不答應。  


責編:廉政酒泉
二維碼
1388
3d试机号对应金码